文学手段与文学术语

拿什么夺走你的纯粹散文

  一直盼望着下雪。总感觉雪有一种超尘的冷静与肃然。美,但美到让人不敢接近。冷,冷的让人觉得神秘。风霜雨雪,只有雪有这种逼仄冷凝的丽意,想起来时,心中只觉的空山闻雪声,全是禅意了,就如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刘柯矣的歌,精致完美,沉静清雅。

  雪,因为它干净,干净的东西总是打动人心。白,这个颜色就足以打动人,世间万色,唯有白不可染,一染,就是掉入万劫不复深渊的污浊样子。凉,总带着艳和神秘的婉约心情。雪,以它的冰冷和纯粹包容了所有。雪,以一种铺天盖地的方式,来掩盖了自己的悲伤。

  在《恋爱中的女人》中杰拉德和戈珍决裂而杰拉德在激愤中如痴如癫的进入山谷,最后就雪葬于奥地利的阿尔卑斯山,孤注一掷,不留后路,也许也只有雪这个背景才是衬托这苍茫孤绝的最好的道具,现在想起来时,无限孤寒。

  它轰轰烈烈却悄无声息。默然的下,以最沉默最狂野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——凛然,冰冷,性感,放浪形骸,一副“我行我素”的派头——我迷恋的,恰恰是它这副“我行我素”的样子。 我曾经读过一首诗,我早已忘记了诗的名字:对你来说,我是太纯洁了……对于雪而言,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它是太纯洁的。它看似这样铺天盖地的冷,可是,我认为,它的内心是热的,不然,怎么会下的这样我行我素的样子。

  我读过一本书,我也只记得其中一句:我不过是雪花无心,肆意飞舞。那是我行我素最后的诠释,雪,它无心嘛?看似无心,漫天飞雪,没有方向,没有目标,但是,却这样尽情甚至带着放肆和疯狂的心情飞舞着,它一定有着自己的难言,一定是任凭着它这样铺天盖地的下啊下,谁能明白雪的心思?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