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手段与文学术语

雨中所感散文

  对于雨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,自古以来,多少文人墨客不惜笔墨,挥毫为雨。有久旱逢甘霖的快意,有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旷达,也有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愁思。

  其实,这些都是于心的境界,不一样的心境不一样的雨。正如宋代蒋捷的《虞美人》:

  少年听雨歌楼上, 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

  而今听雨僧庐下, 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

  蒋捷听雨时的心情,是颇为复杂的。他是用听雨这一件事来概括自己的一生的,从少年、壮年一直到老年,达到了“悲欢离合总无情”的境界。我并没有古人那般大雅,对于雨,我只有满心的喜爱,无论何时何地。每每在蒙蒙细雨之中静静地行走,轻轻地嗅着雨丝的清香,仿佛一切纷飞的思绪都融进了雨中,只余一人静,世间喧嚣尽散。而这淅沥的微雨,更像是于心中绽开的清莲,让人忍不住驻足,观望。

  雨落,心飞,此时有声胜无声。观雨,就像是晚后品香茗,花前饮美酒,只叫人流连忘返,大有飘然而登仙之感。北国的雨多是慷慨激昂的,未至时风啸雷鸣,来到时如万马奔腾,黄钟大吕,雨收时又如兔起鹘落,听一场北国的雨,就像打一场壮阔的胜仗,让人热血激荡。而这南方的雨多是温婉缠绵的,轻轻地她走了,正如她轻轻地来,她不曾用轰轰烈烈的阵势让人欲罢不能,却以无限的柔情默默围绕,让人不能自已。

  在这南国之冬的清冷夜色里,只因这漫天雨丝的低吟浅唱和翩翩起舞而生出一番别样的诗情画意。远处一盏盏路灯朦胧的光雾恰好是这场绝伦歌舞的天然背景,而那路旁湖边的一排排树木也恰是这场天赐盛宴的观众,这三者组成一方天地是如此和谐地融合在这个世界里,又是那么美妙的仿佛独立在另一个空间。安然的让这细雨和着微风拂面而过,感受着那一抹清丽,我想这雨定然是一位翩然落凡尘的素心仙子所化,清扬婉兮,顾盼生辉,虽宁静婉约,却有着震撼人心的美,虽不张扬,韵以流心。

  看着在这雨夜里行走的路人,或形色匆忙,急于避雨,或步履淡然,谈笑观雨,最让人叹服的,莫过于弃伞而行,雨中信步的人,他们不痴不滞,亦不在乎旁人的议论,怡然自得的接受着雨的洗礼,乐在其中,只因他们的心同样已被这唯美的画境所攻陷,被这天降的仙子所折服。渐渐地,静静观望已觉不够,只想执起这位“素心仙子”的纤手,共赴红尘,赏春花秋月,看云卷云舒,终此一生,莫失莫忘。

  思及那些行色匆匆之人,如此天作佳景彼却无暇欣赏,不禁为之叹惋。诚然,我眼中所见之美未必所有人都认可,但是倘若今也匆匆,明也匆匆,美景过眼而不入,这般匆忙的人生又为了哪般?当自己匆匆的行至顶峰,却又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,终此一生,谁又能走完所有的山呢,人生短暂几十秋,莫要一味的追逐让心被名利所累,也不要停滞脚步,流连不前,而是在前行间适时欣赏美景,褪去浮躁,净化内心,让心如琉璃般晶莹,让心如润雨般玲珑。

  一个有内涵,有气度,心存感恩的人,可以在一株草木里,看到情感和禅意,可以视一粒粉尘,为知己、为良朋,更可以在纷繁中寻找到清闲,在尘泥里觅得甘露。笑对生活,便有清欢。

  夜渐浓,雨尤扬,熄了灯,收拢了看雨的心思,伴着她轻轻离去的脚步声安然如梦,一如入无人之境,明镜台前。澄心滤意,韵味悠长。

分享:

评论